首頁 > 話題 > 正文

兩場戲詮釋文藝與生活的關系

核心提示: 聚焦娛樂圈熱點事件,報道最新娛樂資訊。

曲藝領域,北京的曲藝家們走進“回天”社區進行采風,并創作了一系列反映“回天”改造的優秀現實曲藝作品;在影視領域,現實主義回潮,國慶期間《決勝時刻》《我和我的祖國》等主旋律電影創造了電影國慶檔的票房奇跡。

近日,北京人藝的兩場話劇更詮釋了北京文藝工作者在日常的生活工作中如何從點滴做起,將“文藝走進生活,生活反哺文藝”的理念落實到了實處,落實到了細微處,落實到了思想的深處。

在扎根基層、反映現實生活的這條道路上,不空喊口號,只默默耕耘,這不僅是北京人藝戲劇工作者的真實狀態,也是絕大部分北京文藝工作者的真實狀態。文/滿羿

文藝擁抱生活

教師版《雷雨》在首都劇場上演

被公認為“不好演”的《雷雨》,在首都劇場上演了教師版——北京人藝的劇場、布景、導演以及舞美團隊,演員卻都換成了從講臺走上舞臺的老師們。據悉,這臺教師版《雷雨》由燈市口小學優質教育資源帶攜手北京人藝、東城區教委共同牽頭,聯合景山東華門學區的學校及直屬單位共同演出。

初排時不知道手放哪兒

大幕拉開,專業味兒撲面而來,服化造型甚至老師們的舞臺范兒都很正。從2017年3月“燈小”的老師們在人藝藝術家的指導下在菊隱劇場將《雷雨》片段搬上舞臺,到同年11月在中國兒藝假日經典小劇場挑戰100分鐘的四幕《雷雨》,再到兩年后在首都劇場上演復排版,北京人藝青年演員、教師版《雷雨》的導演朱少鵬至今還記得老師們兩年前初排時的狀態,“開始時,老師們甚至都不知道表演時手該放在哪里,但文化儲備決定了他們對自己所飾演的人物都有著很深的理解,雖然表演技巧欠缺,但對人物理解的高起點卻足以彌補技巧上的欠缺,這一點甚至比我們劇院的一些演員都要強。”

校長親自當“引讀者”

舞臺上的“周公館”可謂人藝版《雷雨》的微縮版,繁漪和周萍的幾場重頭戲不可或缺的沙發、茶幾、放有侍萍照片的柜子以及提示周樸園有德國留學背景的屋內裝飾都毫無遺漏地出現在臺上。

不久前,人藝《雷雨》演出時,老師們還曾專程來觀看,并在演出后走進后臺與楊立新、龔麗君、王斑等人藝藝術家面對面交流。此次演出的教師版也對人藝版本進行了頗具深意的改編,朱少鵬說,“我們是以人藝版為藍本,比照曹禺先生原著,同時研究了《雷雨的舞臺藝術》一書,將其中敘事性的段落減弱,將劇中矛盾沖突最強烈的段落呈現在觀眾面前。”于是,兩個小時的演出不僅有校長滕亞杰作為“引讀者”引述曹禺先生的自述“我喜歡寫人,我愛人……”等點睛文字串場,也有雕塑感般的人物群像式亮相,舞臺呈現更為靈動多元。

為戲劇教育造燎原之勢

在后臺,提示演出場次的黑板是老師們親手繪制的“板報”,“燈小”力行劇社的成員也由語文、美術、音樂、書法教師以及辦公室、醫務室的教師組成。飾演周萍的郭奇峰是四年級班主任,排練都是擠出課后或周末業余時間完成的,“從語文教學中的課本拓展閱讀,到將角色真正搬上舞臺,我們也經歷了從表演的外行逐漸走向專業舞臺的過程。開始時對人物只是自己淺顯片面的解讀,到后來逐漸走進人物內心。以前對周萍的理解可能就是外表蒼白、性格懦弱的紈绔大少爺,但隨著排練的深入才逐漸了解其內心的矛盾和復雜。”校長滕亞杰表示,“教師從講臺走上舞臺,最終目的是從舞臺再走上講臺,將戲劇元素融入學科、融入課堂,讓孩子們的學習更加生動、有品質,從而為提升全民的藝術修養做一點點事情。我們這些人是什么?是火種,愿景是為未來的戲劇教育造一個燎原之勢。”

從成立戲劇博物館,北京人藝就承擔著藝術教育的社會屬性。人藝黨委書記王文光表示,“除公益場、校園戲劇聯盟、劇本朗讀、高參小外,戲劇普及教育體系還要向教師延伸,讓更多的老師熱愛話劇,才能引導話劇走近孩子。其實教師版《雷雨》的導演朱少鵬就是校園戲劇教育的受益者,他是從北京四中的劇社考入中戲又進入人藝的,現在又在從事著戲劇普及的工作。而老師們將對戲劇的理解再傳遞給孩子,日后他們就有可能成為人藝或戲劇未來的觀眾。”

生活反哺文藝

《紅馬甲》里的金融精英有“胡同味”

一部由張民編劇,北京人藝女導演唐燁執導,人藝演員趙崢、張培、朱少鵬、閆巍等人主演的原創話劇《紅馬甲》,將于11月13日、14日登臺首都劇場,92歲的藝術家藍天野觀看了全劇聯排并與青年演員進行了現場互動交流。首輪演出之后,該劇將于12月10日至14日在北京喜劇院登臺。

街坊們人生如股市

作為“城東三部曲”的第一部,《紅馬甲》以中國證券金融市場發展為背景,以居住在北京東城前門地區的一群街坊的人生起伏為主線,細致演繹了在社會發展進程中,他們歷經中國市場化初期“金錢至上”觀念的沖擊,命運也隨著中國證券市場的發展而改變,富貴、潦倒,眾星捧月、云詭波譎,生活就像股票指數一般變幻莫測。在體會過山車般的人生以后,回首往事,每個人都發現,人生更像股市。二十多年后,經過騰退改建的前門地區,曾經的凌亂不堪早已變得秩序井然,股票營業部的小樓也拆去遮擋的違章建筑,面貌一新。

此次執導《紅馬甲》,曾經排演過《洋麻將》《甲子園》《李白》等經典作品的人藝導演唐燁表示,自己既有責任也有壓力。責任是因為她親歷成長的幼兒園、小學、中學、大學全部位于東城區,就職的北京人藝也坐落于東城的王府井大街,聊北京人、說胡同事兒,責無旁貸。壓力則是大家一提起京味兒話劇,首先想到的還是《茶館》《龍須溝》這樣的經典名作。“事實上,打造一部屬于當代人的京味兒戲,把我們曾經生活的年代和環境展示給大家,是非常有必要的。”因此,唐燁和編劇張民經過五年構思,七易其稿,捧出了這部《紅馬甲》。

找找90年代的北京味

該劇故事主要發生在上世紀90年代的北京,那個時期的語言和現在有著很大區別。劇組走訪前門地區的老居民,最大程度地還原了那個時期的語言表達,戲里有大量的北京土話、俏皮話和歇后語,比如 “耳挖勺炒芝麻——小鼓搗它也出油”等等。不過想要準確地記住這些臺詞并且順溜地說出來,對演員來說絕對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在戲里飾演男女主角的趙崢和張培在臺詞上費了相當大的功夫,他們平時一有空就跟老北京人練臺詞,男主角趙崢透露,自己練了一個多月后回家兒子都不適應了,說:“爸爸,你現在說話怎么變了味兒了?”

“金融題材” 講人的故事

全劇聚焦金融題材,很多人會擔心能不能看懂,對此,導演唐燁表示,完全不用擔心。雖然全劇是以金融為主題,但實際上講的還是人的故事。這里面有擺攤營業的下崗職工,有股票營業廳的負責人,有胡同大妞兒,也有從河南來北京打拼的外地人。這次在戲里,演員們都沒有一個具體的名字,他們更像是生活在觀眾身邊熟悉的某個人;他們的經歷故事也會讓你想起曾經的某段歲月。

“一出金融題材的喜劇”,為了破這個題,導演唐燁打破了話劇常規的思路,全劇就好像男主角做的一個夢,在夢的關鍵節點將現實和夢境有機穿插從而形成一個整體。

本組文/本報記者 郭佳(除署名外)

攝影/本報記者 王曉溪 統籌/滿羿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转码主词}
法网球比分规则 天恩传媒 网上赚钱 有哪些网上可以赚钱的事可做 中国人体裸体写真 一本道名模系列-長月 12选5官方 mba课程 有什么工作可以快速赚钱 问道冲了一千怎么赚钱 企业管理公司 比特币现金最高多少钱 现在做动漫赚不赚钱吗 手机真钱捕鱼平台 福州麻将清一色什么牌 网络赚钱的方法大全 你想稳定赚钱就干配送员